凡非
观念改变生活

穿山甲“梦”游勐远仙境

前言


收起

勐远仙境

“啊啊啊!雨停了呀,岩(ái 云南省西双版纳勐腊县方言)拉,快下来带我到处转转吧?”穿山甲站在洞口,仰起尖小的脑袋,激动地对着参天大树上洞巢里的犀鸟大声呼唤道。

岩拉用力抖动了下翅膀,摇晃一下长有似犀牛角的盔突的脑袋,发出响亮而粗厉的鸣叫声,连续不断,如同马嘶一般,飞向树下的穿山甲。

5a19b0d5-8e9c-4bbc-be9a-498c84f84a57_720_.jpg

“嘘!小声点!不然我们被发现了可就惨了。”

岩拉眨巴着一双长着粗长的眼睫毛的大眼睛,来自桂林的穿山甲以前从未见过此种奇特而美丽的犀鸟。岩拉曾说过,他们这种白喉犀鸟在中国仅分布在西双版纳的勐腊县境内,在很久以前他们还算是一个大家族。然而现在,每百平方公里大约分布2~3只。

“小甲,跟着我,去我的秘密基地,每次雨过天晴我都会去那儿。”

504a65e2-10ea-4313-8d20-4bf0b15c54b0_720_.jpg4fb48ef8-9092-41ae-8ba5-8cc39f82eb90_720_.jpg

穿过一片片的树林,进入了勐远热带雨林,仿佛来到一个绿色仙境。在这里抬头不见蓝天,低头满眼苔藓,密不透风的林中略带潮湿闷热。因雨季刚过,穿山甲的脚下到处湿滑。在密林里飞翔的岩拉,放慢了速度,挥舞的翅膀发出极大的声响。

“就是这儿!”岩拉兴奋了起来,“人类称这里为‘勐远仙境’,但是我觉得这里是一个绿迷宫,一个深藏‘绿城堡’的迷宫。”

穿山甲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掺杂着泥土的味道,这里大部分地方光线暗淡,然而枝叶外却是阳光明媚,偶有人类在其间行走。参天的大树、缠绕的藤萝、繁茂的花草交织确似一座绿色“迷宫”。

“岩拉!我喜欢这儿!”穿山甲兴奋地喊道。

岩拉开心地在雨林里转了几个圈,继续往前,穿山甲紧跟着岩拉的脚步,跨过了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河水打在了穿山甲的磷甲上,在阳光下显得铜光闪闪。岩拉在河边的大榕树上停了下来。

“小甲,你想知道勐远河的故事吗?”

“嗯?勐远河在哪?”

“就在你眼前啊,傻的。”

“它有啥事儿呀?”

“我是以前在这休息的时候,听在河边洗衣服的人类说的,特别的神秘,她们说勐远河有一条支流,河水紧贴着风光旖旎的勐远城子寨,旱季不会干凅,雨季不会浑浊,洪涝不会涨落,常年清彻见底。但是,每隔若干年便会出现一种奇特的现象:岩洞口突然会轰隆一阵巨响,小河转瞬间全部断流,寨子里的大人类和小人类常顺着河床捡拾各种鱼类。几小时或者几天过后,又会轰隆一阵巨响,污浊的河水便又从洞中喷涌出来,两三天后才渐渐变得清澈如常。据说啊,每当出现这种异常现象时,人类的国家总会有大事发生。”

“会是怎样的大事情呢?”

“然后我回家问我的妈妈,她告诉我说1976年周总理去世,1997年邓小平去世,2008年汶川地震…这些都是大事情,这些大事发生的时候这小河都曾神奇地干涸了好几个月。”

“好奇妙啊!”

“啊!对了,我带你去前面看树王太爷爷。”

穿山甲晃了晃脑袋开始继续跟着岩拉往前走。片刻,一棵巨大的榕树出现在穿山甲眼前,90度抬头也看不到树的顶端。(穿山甲视角,如图)

c867c7ac-8f06-42ac-a009-cdb34554fe88_720_.jpg

“小甲快看!树王!”

“啊,好胖好高的榕树,我从没见过这么这么这么大的。”

“树王太爷爷已经千岁以上了,妈妈说榕树是傣族人类的神树,大叶榕是佛教五树六花之一,傣族人类会不定时的到榕树下祭拜,祈福。百年以上的榕树是傣族人类引以自豪的神树,所以树王太爷爷在傣族人类心中也是‘树王’一样的存在。所以你也可以跟树王太爷爷祈祷保佑你能早日回家。”

穿山甲双手合十,学着人类祈祷神灵的模样,虔诚地祈祷。

716ec470-9610-44c7-bfd3-46db6634e2ad_720_.jpg

继续一路前行,顷刻后,穿山甲抬头远远地瞧了瞧,环视了四周一圈,视野比在雨林里的要开阔了许多,透过丛林隐约可以看见依山傍水而建起的人类居住的房屋群落,那勐远河的两岸坐落着三个临水而居、依水而生的少数民族村寨——纳卡新寨、城子傣村和曼康瑶寨,岩拉的妈妈说这里的勐远城子寨是一个拥有500年历史、充满着传奇色彩的、原生态的、古朴的寨子。傣族的竹楼别具风格,楼近方形,上下两层,上层住人,距地约7尺,下层无墙,顶为双斜面,多覆以编成的“草排”。竹楼屋顶呈人字形,多用瓦片蒙盖。而原始的吊楼式的曼康瑶寨部落依山而建,他们是西双版纳十三个世居民族之一,虽然长期和傣族共居杂处,深受傣族文化影响,但是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

穿山甲和岩拉犀鸟相依在高大的榕树上看着人来人往,穿着扎染布料的瑶族人类和穿着白色或绯色上衣、下着各色筒裙的傣族雌性人类四处忙碌,过着基本“自给自足”的小日子。

“他们人类很会玩儿,他们的‘盘王节’或是‘达努节’,噢,这是瑶族人类的节日,他们能歌善舞、热情似火,而且他们还十分的强悍。他们在祭祀、祈福、驱邪的仪式中,往往要进行一系列的绝技神功,赤足爬刀梯、过火海就是其中两项惊险的绝技。

度戒也是他们瑶族人类特有的一种习俗。瑶族的雄性都要经过度戒才算长大成人,才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和雌性的青睐。”岩拉慢悠悠地说道,穿山甲认真地听着,内心真想亲眼看看人类有趣的生活啊。

d5ecd461-09bf-4f5e-809e-daff38f91c34_720_.jpg

“真羡慕你,岩拉,你知道好多有趣的事儿。”穿山甲巴巴地说道。

“小甲,如果你不回去了,每次雨过天晴后我都可以带你来这儿看人类的世界。”

“真的吗?”穿山甲两眼放光,有点不可置信。

“带你去一个你特喜欢的地方。”

穿山甲快速跟上岩拉。

他们在一块刻着“宝角牛洞”的石碑前停下,洞口立着两棵树龄皆在500岁以上的参天古树——高榕和四薮木,四薮木是恐龙时代的植物活化石。

“听人类说这里是地球北纬21°唯一的热带雨林溶洞群,洞内一年四季都保持21℃的恒温,傣族人类称它‘潭怀毫香’,经常会有外地来的人类来这玩儿,我怕黑,小甲你进去瞧一瞧?我在四薮木上给你探风,别担心,我的声音特别洪亮。”

穿山甲期待地点点头,溜进了洞里。

仿佛进入了一个扑朔迷离的地下世界,洞内伴随淙淙暗河,顺着河道是形态各异的岩溶造型,或恢弘如骏马奔腾,或小巧如飞鸟鸣涧,好像将人间的美景复刻到了地下。忽明忽暗间,犹如一副耐人寻味的绮丽画卷在眼前慢慢展开,简直就是“印象派艺术品”。经过水流溶蚀的岩壁,错落有致、层层叠叠的纹路,远观就像崎岖环绕的山脉披着茂密的植物;近看,又好似北国的皑皑白雪。

半晌后,穿山甲溜出洞,仰头大声呼唤岩拉,“岩拉!我不要回去了!”

岩拉愣了一下,激动地飞向穿山甲,“小甲,你能留下我真是太开心啦,我就知道勐远仙境可以留下你。”

夜幕降临,这两只走出这片仙境,双双愉悦地回头。“勐远仙境”四个大字映入眼帘。(穿山甲视角,自己想象吧)

(根据上次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勐腊县勐远仙境景区游玩后改编的穿山甲故事)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